再这么搞下去芒果台的王牌《歌手》前景堪忧啊

  因为疫情,「芒果台」老牌音乐综艺《歌手当打之年》最近的几期都采用所谓「云录制」的分场录制方式操作。

  这是特殊时期之下不得已的办法,但却严重影响了节目的效果,本来走到现在的《歌手》就已经变成了以青年一辈歌手为主,不再有最开始的那种大牌阵容,能给人一种非看不可的吸引力,也就直接导致了关注度的降低,你能很明显感觉到关于节目话题的讨论度远不如第一二季那么火热,金曲不再频出,朋友圈没有刷屏,就连选手的八卦争议热搜也远不如前;再加上这种分场录制的方式,也极大地削弱了音乐综艺中占很大比重的现场感,那种选手和选手之间的竞技的张力,乃至和观众之间的互动感,都尽数流失了。

  选手的中生代化、关注度的下降,都是《歌手》不如从前的客观因素,如今再失去了音乐最具感染力的现场,也就怪不得它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8。

  我看在恢复同场竞技以前,大可以改成「云吃播」的形式,类似金球奖颁奖礼那样,也像春节前班级里停课搞联欢茶话会,大家吃吃谈谈,轮流上去表演节目,毕竟酱油厂都赞助了,何至于不伦不类到要周深表演酱油蘸水果呢?

  《歌手》今年虽然大刀阔斧改变赛制,以「奇袭」代替踢馆,却保留了原节目的佛系内核,矛盾适度,不太戏剧化,都是经验丰富的歌手了,也都是热爱音乐的实力唱将,来参加节目为了维持话题度而已,无谓搞得太血淋淋。

  因此新一季的《歌手》比起「蓝台」野心颇大的同类新节目《天赐的声音》还是顺眼多了。与其看知名歌手照着劣质剧本撕来撕去或看他们假装新人积极竞争,非常时期,我们只想静静听歌。

  上周五,晚进场的观众已经错过了当代中文歌坛的「哀愁书生」毛不易,但也没什么好为他可惜的,可能他有更重要的项目要忙。

  他在今年的《歌手》仅仅留下了第一轮的两首歌,好在录得早,不仅有现场观众,还有出手大方的舞台配置,唱《借》的那场有中西乐器联合伴奏,淘汰赛那场选唱校园民谣风格催泪弹《一荤一素》时也有民乐手伴奏及小型合唱团配唱,这把嗓音不管唱什么,导播都能在观众席捕捉到起码一对泪眼。

  《歌手》让人欣慰的一点是,即便现在的这些选手们台下已经没有了观众,对手也不在他们身旁,但他们依然是拿出了竞技的态度,在好好唱歌的。

  没有了毛不易的第三轮排位赛,让人心脏跳针的是周深和华晨宇。这两位也在很多人的冠军名单上。

  可能因为这一季主要参赛选手萧敬腾、米西亚早就是能开万人演唱会的歌手,徐佳莹在《歌手》的前身《我是歌手》时期就已经成名,袁娅维风格稳定,可惜至今无法找到结合国人欣赏口味的突破点(并不是件坏事)。黄霄云的走势还不好说(可能因为实力完美到让人说不出话,外形过于合乎传统偶像美少女的定义?)

  周深和华晨宇则是处于上升期的华语流行男歌手当中最有个性魅力的,九零后们都即将踏入而立之年,像周杰伦那样红遍亚洲的新天王还没出现,华晨宇在努力当传统的唱作人,周深逐渐摆脱「和音小王子」的命运(跟造型改进和软糯的人设分不开),再加上他和动漫的缘分,相信很讨二次元粉丝的喜爱。

  老实说华晨宇这一季还没有火力全开的迹象,我记忆中他的现场高光时刻是2018年参加《歌手》时一身红装演绎台湾乐团「草东没有派对」的成名曲《山海》。第三轮首选陈奕迅的《我们》是聪明的,这首歌属于Eason作品里「看不出很难唱」的一类(大部分都是这类),加上他在表演之前的铺陈,演唱时直视镜头的迷离眼神,感觉有段过去的隐痛,让听者自行脑补可能发生过的故事。

  目前为止,周深已经把那首成名曲《大鱼》唱了,这次挑的《Monsters》虽然抓耳,其实挺普通的,倒是新的编曲给了周深施展「拳脚」机会,这次周深在有限的录影棚放开表演了一番,虽然踢腿还不如「老萧」游刃有余,但起码证明了自己也没在怕三次元「油腻」的舞台指定动作。

  直接导致毛不易淘汰的黄霄云是目前出场的「奇袭」歌手中的科班出身,因此被人诟病炫技和没有感情。她显然是可以作为实力派兼偶像派出道的,目前资历尚浅的她似乎还没有能像欧阳娜娜那样有表现个性的机会。除了几首网红翻唱歌曲,个人作品记忆点都不深。第三轮下半场淘汰赛她会表演张靓颖的《我用所有报答爱》,看得出是奋力一搏了。

  萧敬腾是可怕的翻唱者,很多原唱就此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他这次选唱了邓见超《好的晚安》,这首歌周深去年在《这!就是原创》里翻唱过。之前萧翻唱了街头艺人出道的台湾创作人邱振哲的《太阳》 ,知道原唱的人不多,算是起到了宣传作用,但经过他的演绎,谁还记得黄义达原唱的《那女孩对我说》长什么样?

  徐佳莹对各大音乐综艺的套路再熟悉不过了,她始终保持着出道多年来一贯校园女歌手外形,以至于每次开唱都让人对她的歌声重新肃然起敬。她懂得挑适合自己的,也懂得制造意外,陈粒的《小半》是忠实原唱,老王乐队的《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则是对原唱的大反转,这一轮她唱的都是自己的原创曲,艾怡良写给她的《言不由衷》不功不过。

  还没发声的主题曲专业户胡夏下一场「奇袭」徐佳莹,挑的是李寿全的《张三的歌》,情怀分实在太高,不过就算徐佳莹被奇袭成功,起码还有机会唱一首自己的歌。

  米西亚全程的参与感很强,每个表演她都不吝给出「すごい」的反应,她自己的表演则让人以为是中场休息,看一段不搭界的日本女歌手的演出录像,直到结尾宣布她本场第三我们才想起来她也是来参赛的。她要像Jessie J那样以外籍身份夺冠的机会目前看来不大,不过能提高在中国的知名度那是肯定的。

  奇袭黄霄云失败的秦凡淇比米西亚更乱入,属于她的摄影棚应该是是焦点在捧新人和发掘唱作人的节目。《不透气的房间》虽然已经是她作品集里比较主流的了,但她目前的作品集整本都还在习作的阶段,离走出怪怪音乐才女的小圈子还有一段距离。

  然后,吉克隽逸也参加了。她奇袭袁娅维成功本来是本场的悬念,结果也不了了之。《歌手》就是这样很难有戏剧效果的老节目,都是出道歌手了,输赢的筹码实在不大。

  《歌手》几乎是近十年来华语流行乐坛的缩影,红过的歌赏味期限无限延长,会在各路歌唱综艺中被反复翻炒。冷门的歌也有机会获得重生,老将出新歌不会有人买单,只有参加音乐综艺才能圈到新粉。

  新人几乎都靠一再参加音乐综艺出道,而出道了以后卖专辑是没前途的,只有为影视配唱主题歌,和不断参加各路综艺保持正面的知名度。这么描述未免丧气了点,有活力的音乐产业本身就是娱乐产业支柱,不需要依附影视和综艺。但《歌手》的成功在于不断提醒我们华语乐坛是有好歌手的。

  分场录制的《歌手》现场感无法全面施展,却让人回忆起听广播音乐节目的感觉(对,就是用收音机的那种),本来每个人对自己的音乐品味都十分坚持,你回忆一下,以前班上哈日、哈韩、听国语流行的、听粤语流行的,听欧美流行的,和听团的,能玩到一起吗?只有音乐综艺节目能让我们愿意放下个人喜好,像容忍广播节目DJ的选择那样。音乐暂时不是彰显个性的标识,而是陪伴我们度过惶惶不安日子的安慰剂。